顾植山教授:从五运六气分析当前疫情并推荐“四个药方”

2020-02-14

五运六气是中医学天人合一思想的精粹,也是当前中医药学“传承精华,守正创新”,“让古老文明的智慧照鉴未来”的核心内容。


我们曾在2019年分析预测己亥年末的运气条件容易产生疫情,但当时主要从己亥岁终之气的运气特点出发,注重于少阳相火病机,这对年前的季节性流感较为符合。


但目前运气已进入庚子岁,新型冠状病毒(以下简称“新冠”)的症状特点也有所不同,需要从当前运气的多方面因素进行新的分析。


现试作分析如下:


2002-2003年发生的SARS,比较清晰地显示了五运六气对疫病的影响。SARS发生的五运六气病机主要是庚辰年的“刚柔失守”“三年化大疫”,注意到新冠与SARS的相似性,故也要从“三年化疫”去进行分析。


三年前是2017丁酉年,《黄帝内经·刺法论》:“丁酉失守其位,未得中司,即气不当位,下不与壬奉合者,亦名失守,非名合德,故柔不附刚,即地运不合,三年变疠,其刺法一如木疫之法。”


《黄帝内经·本病论》:“下丁酉未得迁正者,即地下丙申少阳未得退位者,见丁壬不合德也,即丁柔干失刚,亦木运小虚也,有小胜小复,后三年化疠,名曰木疠。”


回顾2017年,春天气温偏低,秋冬的燥热又比较突出(因我们承担的十二五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疫病预测预警课题已于2015年结束,故对2016年后的气象数据缺少具体数据分析,这里只能凭感觉回顾),从现在出现的新冠疫情反推,丁酉年的气候应该属于《内经》描述的“丁酉失守其位“了。


丁酉年是阳明燥金司天,那年秋冬季的气候是燥象较著,故其影响三年后的“伏邪”是伏燥,与SARS相似,乏力较著是伏燥伤肺的一大特征,报道的大部分病例倦怠乏力、干咳、少痰、咽干咽痛等主要症状都与伏燥相符。


对于三年化疫问题,过去我们主要关注了阳干年的刚柔失守,《黄帝内经》对阳干年刚柔失守的气象特点有具体的描述,例如庚年刚柔失守的“阳明犹尚治天”“火胜热化”“水复寒刑”等,容易把握;而对《黄帝内经》讲的阴干年的“地不奉天“”柔干失刚“等则缺少这类描述,不易把握,也未见到过实例,因而缺少了应有的重视。这次新冠的发生,开启了我们对五运六气这一部分理论的认知。


有一点颇耐人寻味:《黄帝内经》把庚辰年刚柔失守、三年后所化大疫称为“金疫”,病机也主要在肺;而讲丁酉失守其位,“后三年化疠,名曰木疠。”我们注意到一些新冠病人早期并没有肺部病灶,甚至有的病人没有明显发热和肺部炎性病灶,直接发展为呼吸窘迫,似乎契合了《黄帝内经》的论述。


因此,把新冠一概称为“肺炎”似还值得商榷。我们认为,若能在早期进行正确的中医治疗,完全有可能把多数患者阻挡在”肺炎“之外。


对于目前疫情趋势的分析:


1、从产生伏气的三年前的运气失常比较,丁酉年的失常比2000庚辰年的刚柔失守明显要轻,故这次疫情的暴烈程度也不至于像SARS那样强。


2、我们原来对己亥年末疫情的判断,因未充分关注到丁酉伏燥的因素,也因为未能及时获得早期的疫情信息,故认为大寒交岁气后会很快缓解。现在有了伏燥的因素,庚子年的岁运又是“太商“,燥气太过,不利于伏燥的快速缓解,故疫情的消退就不会那么快了。但毕竟大寒以来的岁气交接正常,庚子岁一之气的客气太阳寒水对疫情的缓解也较为有利,在政府强有力的防控措施下,若能充分发挥好中医药的作用,我们仍相信疫情在2月份会很快得到有效控制并消退。


对于新冠的治疗:根据新冠的运气病机和证候特点,推荐方药如下:


1、萎蕤汤


朱肱《活人书》方:萎蕤、白薇、麻黄、羌活、杏仁、川芎、甘草、青木香、生石膏、葛根。方中青木香可不用,白薇量大时可能致吐,姜汁炒可避免。

《活人书》:“……冬温,此属春时阳气发于冬时,则伏寒变为温病,宜萎蕤汤。”外寒内燥者尤为适用。

2017年冬-2018年初,针对当时燥寒病机的流感应用此方疗效卓绝,每能半剂至一剂药就退烧,近日用于流感和一些新冠疑似病例也彰显了此方的捷效。


2、牛膝木瓜汤


三因司天方:牛膝 木瓜 白芍药 杜仲 黄松节 菟丝子 枸杞子 天麻 生姜 大枣 甘草

针对庚年燥运太过的方,有扶木抗金之功,符合“木疫“的治疗思路。口干、便秘等燥象明显者尤其适用。


3、审平汤


三因司天方:天门冬 山茱萸 白芍药 远志 紫檀  白术 生姜 甘草。

2017年冬曾用此方治阳明失降引起的各种燥热症,疗效甚佳,最近临床试用退热效果亦好。

李东垣《内外伤辨惑论》方:党参 白术 黄芪 半夏 甘草  羌活 独活 防风 白芍 陈皮 茯苓 柴胡 泽泻 黄连 生姜 大枣。

己亥年的热用方,外湿内燥兼有火象者适用。看新冠患者的舌苔可知己岁虽去,土运的余气尚存。消化道症状明显者可用此方,已在某些新冠疑似病例中试用效佳。


年前推荐的柴胡类方因少阳相火时段已过,使用机会渐少,但仍可酌情备选;它如正阳汤、敷和汤、麦冬汤、人参败毒散等也有较好的治效反映。


《素问·刺法论》对疫病有针刺治疗的介绍,龙砂开阖六气针法发掘和发扬了三阴三阳的古代针法,临床多有神效,并已在流感等发热性疾病的治疗中取得可喜效果,值得发掘推广,也可以在新冠中试用。


新冠患者都在40岁以上,对死亡17例患者的平均年龄统计更在73岁以上,提示阳虚气弱者易受新冠病毒的攻击。太过寒凉的清热解毒类方药(包括西药的抗菌、抗病毒类药)应谨慎使用。


对新冠的治疗因目前缺乏有效的西药,应强调以中医药为主。但信息显示按有关指南的宣肺、清热、解毒等方法治疗禽流感、新冠等新发疾病的效果并不理想。


清代著名温病学家薛雪说:“凡大疫之年,多有难识之症,医者绝无把握,方药杂投,夭枉不少,要得其总决,当就三年中司天在泉,推气候之相乖者在何处,再合本年之司天在泉求之,以此用药,虽不中,不远矣。”《黄帝内经》强调“必先岁气“,五运六气理论凝聚了古人治疗各种感染性疾病的丰富经验,值得我们继承发扬。


关于新冠的预防,《黄帝内经》对丁年失守三年化疫有一段专门论述:“勿大醉歌乐,其气复散,又勿饱食,勿食生物,欲令脾实,气无滞饱,无久坐,食无太酸,无食一切生物,宜甘宜淡。”强调了健康的生活方式是最重要的。药物方面,要三因制宜,而既称“木疫”,上要抗金,下要固土,大要以益气健脾养阴润燥为主。



版权声明

  • 本文:中医出版。

  •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 2018 中国中医科学院培训中心 京ICP备060254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