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大师张志远:黄芪用到极致的威力

2021-04-02

重剂黄芪起沉病


黄芪味甘,微温,补气之功最优,故推为补药之长,而名之曰“耆”也。善治诸虚羸弱之证。用之治疗早搏,与养阴之生地黄同用,黄芪温补升气,乃如雨时上升之阳气;生地黄甘寒滋阴,乃将雨时四合之阴云也,二药并用,具阳升阴应,云行雨施之妙,气充阴足脉道盈满通利,早搏不存矣。

至于肥胖症患者,都有满闷短气,动则气喘,心悸乏力之症,此乃胸中大气下陷兼不足之症;黄芪补气兼能升气,且黄芪之性,又善开寒饮,以其能补胸中大气,大气壮旺,自能运化水饮,至于与防己、白术、泽泻、首乌配伍,取其皆能利水祛湿化浊降脂之功,使湿浊去,水饮消,清浊分明,久之必降脂轻身。

用其治臌胀,一者取之益气扶正,因臌胀为病,病机多为本虚标实,虚实互见;二者取黄芪善利小便之性,使壅于体内的水湿从小便而去;与丹参、益母草、苍术等同用,是“胀病亦不外水裹、气结、血瘀血不利则为水”。取其化瘀利水,理气健脾之功,俾能标本兼顾,攻补兼施,寓消于补,祛邪而不伤正,使胀消而不能复矣。

重症肌无力,据其发病机理,血气虚受风,黄芪与当归配伍名当归补血汤,气能生血也;鸡血藤使血行风自灭;胆南星治“筋痿拘缓”,得黄芪补益之力,其效尤宏;复用菖蒲通九窍,窍开目明,诸症皆能却也。

(1)过早搏动  方用益气复脉汤

药用:黄芪150g,生地黄120g,桂枝、炙甘草各12g,甘松15g。

此病属祖国医学“心悸”的范畴,本方取《伤寒论》“心动悸,脉结代,炙甘草汤主之”意,以大剂黄芪益气复脉;大剂生地黄滋阴复脉;桂枝、甘草名桂枝甘草汤,辛甘化阳,通阳复脉。

本病患者多精神紧张,思虑过度,佐甘松开郁结,且现代药理证实,生地黄、甘松皆有调整心律的作用,诸药配伍,酌情化裁,可用于各种原因引起的心律失常,如心动过速加紫石英30g,茯苓18g;心动过缓加熟附子15g,红参9g。临床疗效肯定。

但大剂量黄芪在“过早搏动”的应用中,有时可出现脉搏散乱,歇止无定,病情似有加剧之势,此乃阴足而脉道盈满通利之兆,自当无虞。

(2)单纯性肥胖 方用益气消脂饮

药用:黄芪180g,防己、白术各15g,泽泻、生首乌各30g,草决明15g,水蛭、荷叶各6g。

大凡肥胖症患者,多属气虚痰湿为患,本方以大剂黄芪益气利水消脂;配伍防己、白术、泽泻、首乌皆能利水消脂、降浊除湿;水蛭化瘀祛脂;荷叶升清降浊为佐。配合体育锻炼,控制饮食,日饮毛峰茶15g,常以山楂为食,坚持数月,无不效验。

但黄芪用量应在150〜250g为宜,若黄芪每剂少于60g,则益气利水消脂作用甚差。

(3)臌胀 方用益气五苓散

药用:黄芪200g,丹参30g,苍、白术各20g,茯苓18g,猪苓30g,泽泻50g,益母草100g,车前子(包)30g。

先生认为,臌胀多本虚标实,虚实夹杂,治当扶正顾本为先,兼以利水化瘀祛湿理气,寓消于补,祛邪而不伤正。应用大剂黄芪益气扶正利水;苍白术、茯苓、猪苓、泽泻、车前子理气利水、行湿散满;丹参、益母草利水化瘀;如属恶性者,加半枝莲、半边莲、白花蛇舌草、山豆根、山慈菇、龙葵以抗癌消癥。

本病切忌应用峻下逐水之剂,以免耗伤正气,邪去正伤,邪气复来而医者束手。

(4)重症肌无力  方用黄芪胆星正睑汤

药用:黄芪120g,红参、白术各15g,茯苓18g,当归、鸡血藤各30g,菟丝子、枸杞子各18g,胆南星、菖蒲各15g,佛手9g。

本病的病因病机是血气虚受风所致。本方以大剂量黄芪配红参等益气提摄;至于胆南星,《本经》谓天南星主“伤筋痿拘缓”,制以胆汁者,令其专人肝胆经也(《内经》谓肝开窍于目),同时《本经》又谓黄芪主“大风”,此二药相伍,使“缓纵”却,风邪去;复以菖蒲“祛寒湿痹……通九窍,明耳目”;菟丝子、枸杞子补肝肾之精;当归、鸡血藤养血活血,血行风自灭;佛手舒肝理气为佐。

如兼肾阳虚者,可加熟附子12g,仙灵脾18g。为治重症肌无力的效验方。


版权声明

  • 本文自:《张志远学术经验辑要》,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刘桂荣、阎昭君编。转载自:明医公开课。封面图片来源:壹伴无版权图。

  •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 文中所涉及到各类药方、验方等仅供参考学习,非专业人士请勿盲目试用。

Copyright © 2018 中国中医科学院培训中心 京ICP备060254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