凃晋文辨治肢体麻木验案四则

2022-06-23


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凃晋文在辨治肢体麻木时指出,治疗麻木之证,必须审证求因,才能明辨处方。本文通过分析常见的肢体麻木案例,从中窥探凃晋文治疗此类病症的诊疗经验,以供临床学者参考。《医学正传》谓:“麻者,非痒非痛……唧唧然不知痛痒,如绳扎缚初松之状。”《医学入门》云:“木者,不痒不痛,按之不知,搔之不觉,如木之厚。”临床上肢体麻木可见于多种疾病,如颈腰椎病变、脑血管病变、植物神经功能紊乱、贫血等,常采用营养神经、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等对症治疗,虽可短时间起到一定缓解作用,但容易反复发作,远期疗效欠佳。凃晋文耕耘杏林近60载,治学严谨,精通医理。凃晋文从肢体麻木的根本病机出发,采用传统中医药辨证论治,取得良好的效果。笔者有幸侍诊抄方,亲聆教诲,受益匪浅,现将凃晋文治疗肢体麻木的部分案例及个人体会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神经压迫性肢体麻木案

王某,女,33岁。双上肢麻木1月余。诉颈背部疼痛,僵硬,呈放射性麻木,伴疼痛、乏力,无明显头晕,睡眠尚可,双下肢无麻木、乏力感。平时伏案工作时间较长,有颈椎病、肩周炎病史。舌红,苔白,脉弦细。治则:疏经通络。方药予以桂枝加葛根汤加减:葛根30g,桂枝10g,白芍30g,当归10g,生地10g,川芎10g,天麻10g,姜黄10g,丹参15g,鸡血藤15g,威灵仙15g,桑枝15g,秦艽10g,刘寄奴25g,徐长卿25g,甘草6g。水煎服,1剂/日。患者服上药7剂后麻木、疼痛明显减轻,继进20剂,随访2年未诉不适。


按凃晋文认为该患者属于神经压迫所致的肢体麻木,由于长时间伏案工作,颈椎间盘突出压迫颈部神经,导致上肢放射性麻木、乏力,甚者疼痛,应选用桂枝加葛根汤加减治疗。该方源于《伤寒论》,方中葛根为君药,解肌生津、升阳透热;桂枝、白芍为臣药,桂枝性温味甘,散寒止痛、通阳化气,合炙甘草可增强辛温化阳之功;白芍柔肝止痛、敛阴止汗,合炙甘草可酸甘敛阴;全方共奏解肌通络之功。凃晋文在该方基础上加用活血通络的药物,如当归、川芎、丹参、鸡血藤、威灵仙、桑枝、秦艽等,考虑患者肩部疼痛,加用姜黄、刘寄奴、徐长卿等,获益颇佳。另外,对于此类患者,应嘱其加强锻炼,做颈椎康复操,进行头部及上肢的各方向运动,以改善血液循环,使肌肉松弛,缓解疲劳;同时应避免高枕睡眠,防止落枕及颈椎曲度改变。

动脉硬化性肢体麻木案

陈某,男,61岁。2018年11月5日就诊。诉平素嗜烟喜酒,有高血压病史6年,糖尿病史、冠心病史各3年,口服西药控制良好。近半年频发肢体麻木,伴唇麻、舌麻,夜间症状明显,偶有吐词不清、头晕头痛、胸闷刺痛,泛吐痰涎,嗜睡多梦,食少,大便不畅,小便正常。查血压140/90mmHg,经颅多普勒超声示脑血管硬化,心电图示心肌供血不足。血脂:总胆固醇6.7mmol/L,甘油三酯1.7mmol/L。患者形体肥胖,面色少华,舌质紫暗,苔白厚腻,脉沉滑。凃晋文指出该患者为痰瘀痹阻经络,治宜“活血祛瘀、化痰通络”,方用二陈汤合桃红四物汤加减:法夏10g,炒白术10g,胆南星10g,茯苓15g,当归10g,川芎10g,赤芍10g,桃仁10g,红花8g,延胡索10g,地龙10g,全蝎6g(颗粒剂),瓜蒌15g,山楂15g,丹参20g,石菖蒲、远志各10g,炙甘草6g。服药30剂后,肢体麻木感消失,余症减轻。嘱戒烟酒,予以丸药缓治3月,随访1年无复发。


按脑动脉硬化是常见的中老年性疾病,严重影响患者生存质量,其麻木大多为一侧上肢或下肢或半身麻木,为中风先兆,若不及时治疗,可出现中风。本案患者病情较为复杂,细辨乃属痰瘀互结,痹阻经络之证。痰、瘀为阴邪,夜半阴气重,故夜半病情加重;瘀血阻滞,不通则痛,故偶有心前区刺痛;痰瘀互结于胸部,气机不得舒畅,故胸闷;痰浊壅滞,蒙蔽清窍,故见泛吐痰涎,嗜睡多梦。治以二陈汤合桃红四物汤为基本方进行加减。方中桃仁、红花、丹参、赤芍、延胡索、川芎活血化瘀止痛;半夏、白术、茯苓健脾燥湿化痰;瓜蒌化痰通便;生山楂化瘀消食;胆南星、石菖蒲、远志化痰开窍;地龙、全蝎通络止痛,以助活血化瘀;炙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痰瘀自去,经络自通而麻木消失。

植物神经功能紊乱致肢体麻木案

杨某,女,42岁,2018年5月26日初诊。诉肢体麻木1年余。诉1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肢体麻木,部位呈游走性,变化多样,麻木程度时轻时重,且随情绪而波动,伴周身乏力、失眠、多梦、焦虑、心慌、气短、胸闷、心烦易怒及记忆力减退。纳差,大小便不畅,舌红绛,苔薄白,脉弦涩。先后至多家医院就诊,查心电图、肝肾功能、电解质、血糖、脑CT等均未见异常,诊断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经西医治疗症状无明显缓解,遂求诊于凃晋文。凃晋文四诊合参,认为该患者属于肝郁气滞证,治宜“疏肝解郁”,方用逍遥散加减:当归10g,白芍10g,茯苓10g,甘草6g,生姜10g,薄荷10g,牡丹皮10g,炒栀子10g,制香附10g,佛手10g,香橼10g,酸枣仁15g,柏子仁10g。上方服用14剂后,症状有所减轻,考虑气滞日久恐生瘀血,加用川芎10g,桃仁10g,红花6g。再进14剂后,诸症消失,随访1年无复发。


按植物神经功能紊乱临床表现各异,虽各种检查提示无明显器质性改变,仍给患者身心及生活造成不利影响。凃晋文从病因出发,认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患者多因长期思虑郁愤而致机体气机郁滞,疏泄失常,气血运行不畅而产生一系列自觉症状,只要抓住病证本质便不易被纷繁复杂的症状所蒙蔽。该患者以肢体麻木为显著症状,系因肝郁气滞,气血运行不畅,肢体筋脉失去濡养,故出现麻木;因情绪致病,故病情易随心情而变化;其余诸症状均是肝失疏泄、气机不畅的表现;患者心烦易怒、失眠、舌红绛为气郁化火之象,故凃晋文以逍遥散为基础方,加用牡丹皮、炒栀子清热泻火,制香附、佛手、香橼加强疏肝理气的功效,酸枣仁、柏子仁安神助眠。气滞易致血瘀,复诊时遂加川芎、桃仁、红花以理气活血。

气血亏虚所致肢体麻木案

患者,女性,33岁,平素缺乏锻炼,产后近2年频繁出现肢体麻木,以肢体末端为甚,气短懒言,动则易汗出,舌淡苔白,脉涩。治宜“益气补血通络”,以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减:炙黄芪60g,桂枝15g,炒白芍15g,炙甘草6g,当归10g,川芎10g,丹参10g,生姜9g,大枣(掰)4枚。水煎服,1剂/日,早晚温服。嘱服药期间忌食辛辣刺激食物,患肢避风寒,勿凉水洗浴,避免过度劳累。患者服药20剂后诸症消失,随访1年未复发。


按此类麻木是由于气虚血亏,血脉循行不利,四肢百骸不得濡养而致。凃晋文以黄芪桂枝五物汤益气温阳、和血行滞,此方正切麻木病机。方中黄芪可补表里之气,又能行滞通痹,与桂枝共奏温阳通脉之效;芍药味酸,主入肝经,善柔肝止痛,滋阴养血,活血通脉,合桂枝有调和营卫、平补阴阳的妙用;病在四肢血络,生姜能领诸药达四肢血络,且助黄芪与桂枝温通经脉,大枣补益气血,炙甘草调和诸药。另外,针对患者麻木的不同部位及其它兼证需加减化裁。上肢麻木明显者多是由于气虚者先虚于上,故应在原方的基础上加重黄芪用量,可加升麻20g,防风15g,白术15g;下肢明显者可加怀牛膝20g,防己10g;气虚血弱,不通则痛,故对肢体麻木伴疼痛者可加延胡索10g,川芎15g,鸡血藤15g,以补血活血、通络;伴有肢端发凉者多由于阳虚血液循环不利所致,可加用细辛3g,以通阳行滞,则肢冷自解。针对本案患者,凃晋文考虑患者气血亏虚较重,且出现因虚致瘀的脉象,故重用黄芪补气养血,同时加用当归、川芎、丹参增强补血活血的功效。




注:具体治疗与用药请遵医嘱!


版权声明:

  • 本文转自: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李兰 丁砚兵

  •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 本公众号分享文章及视频,仅供学习交流及思路参考。非中医专业人士请勿随意试药。

推荐课程

Copyright © 2018 中国中医科学院培训中心 京ICP备06025403号